四方农业网

十吨血浆堆出来的恐怖片, 你说过瘾不过瘾?

  十吨血浆堆出来的恐怖片,你说过瘾不过瘾?

  日本恐怖片,总显得别具一格。

  充满日常式的恐怖。

  像《咒怨》里的小鬼,吓人不靠特效靠面粉,现身了还一副文静的样子。

  不过派爷今天推荐的片,显然是肯德基吃多了,吃成了美式厉鬼模式。

  看这发飙的小鬼,分明是温子仁宇宙请来的外援

  搞出的阵仗,也是土豪作风。

  能把整个房间装修成血帘洞,一点都不含蓄。

  片名和海报,搭配食用,味道更佳。

  五个奇装异服的男女,正瞪大眼珠看着你

  《来了》2019

  

  他们这么盯着你,难道是你脸上贴了金?

  不不不,是“鬼”来了。

  男主秀树,儿时有过一段不太美好的怪异经历。

  和邻居家的小女孩玩耍,成堆的青虫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背包上,鞋子里。

  

  某种力量,还在召唤着小女孩儿前往树林深处。

  走就走呗,走之前女孩非要膈应他一下:

  秀树,你也会被叫到的

  你是个骗子

  然后,女孩就失踪了。

  八成是这话的心理作用,秀树总能看到屡次想要闯入家门的妖怪,要带他离开。

  好在,他还是平安地长大了。

  不光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女儿。

  有了女儿后,他也成了模范丈夫。

  在博客写下育儿心经,惹得身边的男女同胞都很赞赏。

  生活的不幸,从一次被碰瓷开始。

  这天秀树随手拍了一下同事肩膀,同事的反映,过于夸张

  被秀树拍过的位置,顿时鲜血直流。

  这灵异一刻,倒没让秀树往人性的阴暗处去想。

  让他想到了失踪女孩的预言

  什么鬼什么妖,到底还是来寻他了?

  另一个证据,是看到家里也乱作一团。

  香奈、知纱母女俩,一脸惊恐地躲在房间角落。

  

  秀树根据老美恐怖片的经验,想到要去找驱魔师!

  可单枪匹马来的几位驱魔师,是还没来得及到岗,就被神秘力量结果了。

  日本最强的灵媒师琴子,则派来了驱魔天团。

  可效果同样不太理想。

  老太太驱魔天团,在车上就被团灭。

  老爷爷驱魔团闻讯,选择兵分八路,想着能活一个是一个。

  而在此之前,琴子其实已经暗搓搓地出马过一次了。

  电话那头的她,让秀树在家里摆上奇奇怪怪的阵仗。

  然后让秀树静静等待,剩下的都交给她。

  

  听话的秀树,emmm……

  只剩下了半个身子。

  没过多久,连妻子香奈也惨死在厕所。

  派爷看到这里,却很想骂人。

  鬼啊怪啊,不符合科学,才吓人。

  但大家看恐怖片,又多多少少地想要一个解释。

  至少需要一个情理层面上的「因」。

  人家两口养育儿女,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杀人于无形的怪物,行为逻辑实在让人看不懂!

  想到这是中岛哲也的电影,派爷又坚持了下去。

  毕竟这位老爷子的作品,总是在剑(tiao)走(zhan)偏(san)锋(guan)。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告白》都出自他的手笔。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中岛电影的开端,像极了社会新闻的边角料。

  意外溺亡的事故、失踪的女儿、死去的疯婆子……

  他却又总会通过不同人物视角,一点点挖出这边角料背后的极端故事。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松子的一生,简直就是狗血剧情plus。

  小时候不被父亲疼。

  离家出走,被家人断绝关系。

  先后被几任男人甩,沦落到靠风俗业生活。

  一次次重燃希望,一次次被生活打倒。

  终于,她活成了别人眼中的疯婆子。

  

  《告白》,则把青春的阴暗面挖到极致。

  一位天才,想杀死小女孩;

  另一个蠢材,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让杀害坐实。

  《告白》

  而老师为了给女儿复仇,又是要将HIV病毒放在学生的牛奶里,又是设局让学生得到最狠的报复让他杀死自己的母亲。

  哪还有学校的样子!

  再说《渴望》,藤岛被离异的妻子告知女儿加奈子失踪了。

  在追寻的过程中,他慢慢发现女儿,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她为了帮好友报复大佬,让无数同龄人成为淫魔的玩物,好留下证据。

  《渴望》

  得知女儿死讯后,这位父亲还在继续寻找。

  他要找到女儿的尸体,再杀一次。

  

  见识了吧,他的电影,简直是变态元素的大集合。

  但不难发现,电影讲的依然是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的主题家庭。

  这些故事有着一个极为相似的配置。

  失职的父母。

  随之而来的,被遗忘的、又渴望得到关注的孩子。

  松子的父亲将关爱都给了小女儿,松子在家里毫无存在感。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告白》里,对生命漠然的渡修哉,是被母亲抛弃的高智商少年。

  《告白》

  《渴望》里,躁郁症的父亲,出轨的母亲,同样完全不了解女儿加奈子。

  《渴望》

  派爷觉得,一个孩子在确立自我的价值之前,父母的关注,显然就是一切。

  被遗忘,必然渴望关注。

  于是就有了「恶作剧」。

  为了获得父亲的关注,松子学会了这样一个鬼脸。

  

  看到这样的松子,不苟言笑的父亲,总是能笑出声来。

  可总想着去取悦别人,几乎是松子一生悲剧的根源。

  恶作剧,真的不仅仅是用来开玩笑的。

  它可以是任何不正常的行为。

  像渡修哉,为了得到母亲的关注,搞各种发明。

  希望妈妈会因为了不起的发明,重新注意到儿子。

  

  《告白》

  可在一个畸形的社会里,发明获奖的新闻,远不如一个13岁杀人的女孩带来的社会影响力。

  渡修哉便也准备杀人。

  

  到了这部《来了》,也有身份的失职。

  秀树在博客上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完美爸爸。

  然而在现实中,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做。

  于是,妻子香奈就来了一个恶作剧。

  秀树回到凌乱的家,以为是妖怪来了。

  但其实那是香奈造成的局面。

  来的不是妖怪。

  是一个母亲的崩溃,是一个家无法弥合的裂缝。

  父亲的缺席,让香奈变得暴戾,开始虐待知纱。

  按说,小知纱也该搞恶作剧了。

  可毕竟年龄太小。

  于是就有了电影中怪力乱神的部分。

  被父母抛弃的、虐待的孩子,共同形成了魄魔。

  它杀了知纱父母,还不知足。

  还要把知纱抢夺走。

  灵媒师琴子,便不得不联合大量驱魔师,做法斗妖。

  中岛哲也在拍电影之前,是拍广告MV的。

  这段battle仪式,便拍得十分华丽。

  阵仗搞得大

  仪式感做得足

  血浆也是可劲上。

  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里,便能看到魔鬼的真面目,是成群的孩子。

  可比起这些大场面,谁把魄魔引来的事实更让人不寒而栗。

  原来根本不是魄魔要来夺走知纱。

  而是还不怎么会沟通的知纱,和魄魔做起了朋友,把它引到了家里来。

  

  在琴子的“照妖镜”下,我们也能看到潜伏在知纱身体里的鬼怪。

  这点更让人恐惧,因为成吨的血浆是假的。

  但太多家庭中普遍存在的冰冷对立、暗暗的记恨,却是真实存在的。

  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多达14的人在童年遭受过虐待。

  每年大概还有4.1万名儿童被杀害。

  而且,很大一部分虐待致死的案例,通常会被其他理由掩盖。

  那位失踪的女孩,到底是被拐走了?还是被鬼怪带走了?

  几个大人的闲谈,已经把事件的真相说得很明白了

  也难怪,女孩说,秀树是骗子。

  他一定很清楚女孩被父亲虐待的事实,却成为旁观者,并且一点点篡改了自己的记忆。

  是加害者和沉默者,一道吞噬了女孩的未来。

  心理扭曲的孩子形成的魄魔,正是我们亲手塑造的鬼怪。

  甚至说,每个被忽略的孩子,都在慢慢变成鬼怪。

  好在,在孩子们真正长大之前,修复,就总还是来得及的。

  驱魔仪式中,曾放弃过孩子的野崎,再不愿丢下知纱,始终用身体保护着她。

  镜头一转,他和驱魔师真琴坐在一张长椅上。

  真琴怀里的知纱,正在做着甜美的梦。

  明明已经变成了妖怪的孩子,想要的却真的不多。

  知道有人在乎她,她的怨气也就消散了。

  所以啊,每个把孩子带到人世的父母,请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人。

  那真的没那么难。

  别总是让孩子用恶作剧,才能换取你的在乎。

  要知道,不是所有孩子的恶作剧,都能让人笑得出来。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