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农业网

大诗人陆游云:死当穿冢近要离历史上的大刺客要离是何等人物?

  编撰:史遇春

  要离是春秋时期的吴国人。他生活在吴王阖闾时期。

  要离的父亲是职业刺客。

  要离平常的职业是屠夫,后来,因为成功刺杀庆忌,一刺成名,他就成了春秋时期的著名刺客,并且在历史上一直被人传颂。

  关于要离的身形和容貌,据说如下:

  要离生得身材瘦小,身高仅五尺余,腰围一束,面貌丑陋。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他有万人之勇,是当时有名的击剑能手。不仅武艺高强,而且足智多谋。

  话说吴公子光在伍子胥的推荐下,重用专诸,让专诸刺杀了吴王僚,自己登位,成了吴王。这位吴王,就是大名鼎鼎的阖闾。

  阖闾执掌吴国的国政之后,因为自己派人刺杀先吴王僚的事而寝食难安。

  为什么呢?因为先吴王僚的儿子庆忌并没有被除掉,他已逃难到卫国,并在卫国招兵买马,伺机报杀父之仇。阖闾知道自己获取王位的手段不光明、自己刺杀先吴王僚的行径不道义,所以,他很害怕庆忌会纠合诸侯来讨伐自己。说到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让阖闾十分担忧的庆忌。

  庆忌是吴王僚的儿子,出身吴国的王族,自幼习武,力量过人,勇猛无畏,世人都很敬佩他的武功,赞誉他的勇敢。据说庆忌为练习骑射,经常外出打猎。有一次外出打猎,庆忌碰到了一只麋鹿和一只雌犀。这两种动物都是很难猎获的,因为麋鹿跑起来就像腾了云、驾了雾一般地神速;雌犀呢,是异常凶狠的动物。围猎开始后,猎手们一看见雌犀就吓得哆哆嗦嗦;他们搭起弓箭欲射麋鹿而无从下手。庆忌艺高人胆大,从不信邪,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踏麋鹿,将麋鹿踢到绑住;他又徒手搏击雌犀,并把它擒获。庆忌类似的有胆有识的行动,成了许多青年猎手的楷模,连邻国的不少猎人、力士都愿投靠他的门下,以抬高自己身份。

  就是这样的人物,阖闾不能不心生畏惧。

  伍子胥知道了阖闾的担忧后,就向阖闾推荐了要离。伍子胥推荐要离时,讲了一段要离的故事:

  有一次,东海勇士椒丘祈来吴国为朋友奔丧,途经淮津渡口,他的马被水怪吞噬。椒丘祈一怒之下,跳入水中,与水怪大战了三日三夜,未分胜负,他从水中出来时,只伤了一只眼睛。因为这件事,椒丘祈名声大震,他自以为是天下的大勇士。在朋友的丧礼中,当着众多吴国大臣的面,椒丘祈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正好要离也参加了这次丧礼,他实在看不惯椒丘祈傲骄的样子,就正色对他说道:

  “这位先生,我听说,真正的勇士,与太阳交战可以不用移动测时的仪表就可以获胜、与鬼神斗争不用移动脚步就可以将其战败,即使战斗失利,他宁死也不会受半点屈辱。先生您与水怪交战,不但没有追回自己的马,还伤了自己的眼睛。像你这样,身体也残废了,名声也扫地了,你还有什么面目在吴国的众多大夫面前沾沾自喜呢?”

  椒丘祈被要离说得哑口无言,惭愧地离开了丧礼现场。

  要离回到家,知道椒丘祈晚上一定会来报复,他就告诉妻子说:

  “今晚把所有的屋门、房门都打开,椒丘祈要来报复的话,可以任他自由出入。”

  要离的妻子知道他的勇气,就照他的话去做了。

  果然,椒丘祈趁黑来到了要离家,他见这家的大小门都没有关,不由大喜,径直来到要离的床前,用剑指着要离,十分得意地说道:

  “要离啊,你真是该死!一、你不该当着大家的面羞辱我;二、你不该明知我来,还不关门,让我轻意就进来了;三、你不该见我已经来了,你还不躲避。”

  听了椒丘祈的话,要离从容不迫地答道:

  “先生说我有三不该,我看先生也有三不该:一是我如此地羞辱你,你不应该一句答辩的话都不出来;二是你不应该进入我家,你这样无声登堂,和小偷小摸有什么区别,你这样既有偷袭的嫌疑,也不是勇士的作为;三是你不应该用剑快要刺到我的喉咙时,还大言不惭,显示自己的心虚。”

  听完要离的话,椒丘祈被他的气势和胆魄给震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威武的勇士,于是,大叹道:

  “先生啊,看来你才是真正的勇士!今晚,我如果杀了你,岂不遭天下人耻笑?今晚,我如果不死,也要遭天下耻笑。”

  说完,椒丘祈自杀于要离床前。

  伍子胥讲完要离的故事,阖闾觉得要离还真是个人才,就让伍子胥带要离来见自己。

  在吴国朝堂之上,伍子胥继续极力向阖闾举荐要离。

  要离与吴王交谈后,毛遂自荐,说是要去杀死庆忌。考虑到庆忌的疑心很重,阖闾担心要离不能成功。

  于是,要离主动献策说:

  “为了万无一失,请大王杀死我的妻儿,再斩断我的一只臂膀,这样,我去见庆忌的话,一定可以消除他对我的疑心。”

  阖闾说什么也不同意,他对要离言道:

  “先生您帮我除掉敌人,我怎么忍心杀死您的妻儿呢?”

  要离回答道:

  “一个真正的战士,怎么可以享受家庭的温暖呢?大王只需要在我回来之后,厚葬他们就行了。”

  阖闾很是感动,同意了要离的要求。

  阖闾与要离秘密商定好计划之后,在吴国的朝堂上演了一出众人不知的苦肉计。

  那天,当着朝臣和百官、侍卫、宫人,阖闾不屑一顾地看看要离,轻蔑地说道:

  “寡人观看要离身形,猜想他的力气还不如一个小儿吧!伍子胥,你怎么推荐他,让他领兵?他又怎么能够胜任讨伐楚国的重任呢?况且,国家刚刚安定下来,怎么能随意用兵打仗呢?”

  要离愤激地说到:

  “大王啊,您一点也不仁慈,伍子胥为您谋划,刺杀了先王僚,让您夺得了王位,执掌了吴国。您难道只想着自己的权位,您就不打算给伍子胥报仇雪恨了吗?”

  阖闾言听,怒不可遏,命令大殿上的武士把要离推出去,并斩断了他的右臂,然后将他投进监狱。阖闾又让人把要离的妻子抓了起来。

  吴国的大臣及众人都不知道这件事的奥秘所在。

  后来,伍子胥又设计让要离越狱逃走,吴王再次震怒,下令杀死了要离的妻子,并且焚烧,还将焚烧的尸体弃置在闹市。

  越狱后的要离,逃到卫国去投奔庆忌。

  因为有父亲被刺杀的教训,又考虑自己处境的危急,庆忌最初对要离无法信任。后来,经过查询和核实,庆忌知道要离的右臂果真是吴国斩断的,庆忌的妻儿的确是阖闾杀害并焚尸弃市的,他就完全相信了要离,并用要离为心腹。要离每天帮庆忌训练士卒,修治舟舰,准备讨伐吴国。

  庆忌准备了一段时间,感觉一切就绪了,他就率兵乘船讨伐吴国。上了战船之后,要离就开始谋划,船行了一段时间,要离就对庆忌说道:

  “公子您应该亲自坐在战舰的船头,这样既可以鼓舞士气,又便于指挥船队前进。”

  庆忌听从了要离的建议,亲自在船头坐定,要离手执短矛在一旁侍立,大军浩浩荡荡向前进发。忽然,江面刮来一阵强风,庆忌的战船被风刮的摇晃不定,庆忌也随着船体的摇晃而坐立不稳。要离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借着战船颠簸摇晃之势,用短矛刺中庆忌。短矛一下子就透入了庆忌的心窝,并穿过庆忌的后背捅出。身受重伤的庆忌,此刻才醒悟,他明白了要离断臂的真正目的。

  庆忌不愧为一位勇士,他忍着剧痛,单手提着要离腿,把他的头淹入水中,这样淹了三次。然后,他又把淹得半死的要离横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大笑着对他说:

  “天下居然有像您这样的勇士,竟然能用这种苦肉计来刺杀我啊!”

  庆忌身边的卫士冲上来,打算把要离碎尸万段,庆忌摆了摆手说道:

  “要离真是天下少有的勇士啊,我们怎么可以在一天之内杀死天下的两个勇士呢!”

  庆忌的伤势太重,渐觉心力不支,他深知自己不能支撑多久了,就对他左右的卫士说:

  “你们不要杀死要离,可以放他回吴国,以表彰他对主人的忠诚。”

  说完,他把要离扔到甲板上,自己用手抽出刺穿身体的短矛,一下子血流如注而死。

  庆忌的卫士们遵照遗命,并没有为难要离。

  要离想着,自己从此再也不能容于这个世界了,于是,他便纵身投水自杀。但是,他却被庆忌手下的卫士们捞了上来,大家都劝他快回吴国领赏。

  无奈,要离只好回到了吴国。

  阖闾见到要离之后,要重重地赏赐他。要离不愿接受封赏。他对阖闾说道:

  “我杀庆忌,不是为了做官发财,而是为了吴国的百姓生活安宁,免受战乱之苦。还请大王怜念苍生!”

  说完,要离拔剑自刎身亡。

  要离生平事迹主要记载于《吴越春秋》卷四《阖闾内传》。据《吴越春秋》所载,吴王阖闾在即位后第二年(前513年)派遣要离刺杀庆忌。

  附:关于要离的相关评论

  《吕氏春秋》仲冬纪第十一《忠廉》:

  “要离可谓不为赏动矣。故临大利而不易其义,可谓廉矣。廉故不以贵富而忘其辱。”

  陆游《月下醉题》:

  “生拟入山随李广,死当穿冢近要离。一樽强醉南楼月,感慨长吟恐过悲。”

  陈子龙《秋日杂感 客吴中作十首》其一:

  “夜雨荆榛连茂苑,夕阳麋鹿下胥台。振衣独上要离墓,痛哭新亭一举杯。”

  清王士G《题尤展成新乐府三首》其三:

  “千金匕首土花斑,儿女恩仇事等闲。他日与君论剑术,要离冢畔买青山。”

  明·高启《要离墓》:

  “弱夫杀壮士,谁敢婴余怒。今日古城边,耕人肆侵墓。”

  (全文结束)

  2019081221_59c72b6eade142aaa110169a953e0a31_1959_wmk.jpg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