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农业网

狂草《自叙帖》,原来是一个唐朝“夸夸群”,一个比一个会夸书法

原创书法入门2019.9.1我要分享

前六十一期间的总数;欢迎关注。

和尚怀素非常有趣,也很可爱。

他的杰作《自叙帖》是回想他学习书法的经历。过去,他可能回顾了背景出生地。年轻的时候,他学习了,然后开始了“自我展示模式”,并列举了党的话来赞美他的书法:

张立夫称赞我:“蛇在坐着,阵阵阵阵阵雨声。”

露露在外面称赞我:“最早怀疑的轻烟是古老的松树,就像一座山峰。”

王浩自夸我:“冷水吞噬了葡萄藤,壮汉拉山拔铁。”

朱尧赞扬我:“笔上,只看眼前,这个词只怕龙。”

李玉石夸我说:“张绪绪的作品也被称为张岩,现在的淮宿也是如此,于玉据说是自大的。有了疯狂,谁也做不到。”

张立夫再次称赞我:“吉山河出名,而吴俊章从未见过。”

徐玉石自夸:“新奇没有限制,古老的皮包骨头,半没墨水,两三行喝醉了,但醒来后是不允许的。”

戴书伦称赞我:“老师的心变了奇特,变了个怪异的形状。每个人都想问这个奇妙的事情,怀素起初并不知道。”

窦玉石向我吹嘘:“有数十条粉墙走廊,星莱的小胸部在空中。突然间,它被称为三,五种声音,墙上有成千上万的单词。”

戴树伦再次赞美我:“这是笔墨,你看不到。”

这笔钱令我吹嘘:“元熙以前没有哥们,孤独的云散发着太多的空虚。疯狂来到光明世界,醉酒的确如此。”

然后他自鸣得意地写了这么大的文章。他最终不得不廉价出售它。他说:“与无知的幻想无关,它令人恐惧。”我不敢,我还很遥远。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前六十一期间的总数;欢迎关注。

和尚怀素非常有趣,也很可爱。

他的杰作《自叙帖》是回想他学习书法的经历。过去,他可能回顾了背景出生地。年轻的时候,他学习了,然后开始了“自我展示模式”,并列举了党的话来赞美他的书法:

张立夫称赞我:“蛇在坐着,阵阵阵阵阵雨声。”

露露在外面称赞我:“最早怀疑的轻烟是古老的松树,就像一座山峰。”

王浩自夸我:“冷水吞噬了葡萄藤,壮汉拉山拔铁。”

朱尧赞扬我:“笔上,只看眼前,这个词只怕龙。”

李玉石夸我说:“张绪绪的作品也被称为张岩,现在的淮宿也是如此,于玉据说是自大的。有了疯狂,谁也做不到。”

张立夫再次称赞我:“吉山河出名,而吴俊章从未见过。”

徐玉石自夸:“新奇没有限制,古老的皮包骨头,半没墨水,两三行喝醉了,但醒来后是不允许的。”

戴书伦称赞我:“老师的心变了奇特,变了个怪异的形状。每个人都想问这个奇妙的事情,怀素起初并不知道。”

窦玉石向我吹嘘:“有数十条粉墙走廊,星莱的小胸部在空中。突然间,它被称为三,五种声音,墙上有成千上万的单词。”

戴树伦再次赞美我:“这是笔墨,你看不到。”

这笔钱令我吹嘘:“元熙以前没有哥们,孤独的云散发着太多的空虚。疯狂来到光明世界,醉酒的确如此。”

然后他自鸣得意地写了这么大的文章。他最终不得不廉价出售它。他说:“与无知的幻想无关,它令人恐惧。”我不敢,我还很遥远。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