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农业网

“中科系”泥足深陷:清产核资一年无果,部分金融机构“弃疗”

中国危机局

在当前的背景下,“部门”是不寻常的。企业集团,统称为“系统”,都有错综复杂的分子公司结构和多元化投资。例如,我们深入报道的“先驱者”,以及仍在处理的许多问题,只有大多数“系统”来自私营部门,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的背景是罕见。那么,为什么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的光环,在各种金融机构的“荣耀”中,陷入了泥潭? (周鹏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周艳艳上海报道

编辑丨周鹏峰李宇通

中国建设发展公司更改了标识。

今年2月,陷入债务危机10个月的中科建设突然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启用新版企业徽标(logo)的公告》,取代了之前使用过的“中国科学院”标识。尽管这一措施似乎不同寻常,但要么是负债累累的“中国部门”有意或无意地淡化了与中国科学院的关系。

“中国科学院管理局不想控制它,但却无法控制它。”一位接近中科建设(中国科技部债务危机的主体)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风险敞口一年多,中国债务危机解决几何部门? “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一些债权人那里了解到,自今年1月首次公开承认债务危机以来,中国部门几乎没有支付。中国证券科学技术委员会共召开了三次会议。此后,债务委员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议,中小银行已经退出债务委员会。

此外,一些债权人表示,中科建设向他们透露,目前有一个破产重组的想法,但该计划尚未落地。

数据显示,最新的合同纠纷判决文件是今年7月,河南省新蔡县的一家混凝土搅拌公司起诉中国科技建设,原因是尚未支付353万元的预拌混凝土。显而易见,中国科技建设的现金流紧张。中国科技建设部的一些员工向记者透露,他们一段时间没有领到工资。

中国科技建设发展总公司是一家军工综合企业。 1999年,它被中国科学院管理,中国科学院管理局持有其100%的股份。该公司最初总部设在北京中关村中国科学院,并于2014年迁至上海。

失控的分支机构和子公司

子公司失控的原因和结果。

2016年,它开始计划将全民所有制转变为中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建设。那时,它开始清算资产并核实资本。但在21世纪,债权人和接近中国科技建设的人士的经济报告都知道,由于分支机构和子公司不相容,这项工作尚未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当科技部刚出现现金流问题时,科技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他们正处于清算和验资阶段;债务危机加剧后,今年1月份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时,科技建设总经理顾卫国也表示,只有债务规模的初步统计,称为债务总额。五十六亿元人民币,负债率为78%,表明资产清理和验资后仍需要公布具体金额。

又过了七个月了。

“截至目前,科技部尚未提供总分类账,欠款多少以及拥有多少实物资产。与科技部沟通后,另一方表示子公司一家中小债权人表示,子公司不受纪律处分,不提交章节,也不提交财务报表。

一些与中国科学部关系密切的人同意这一说法。事实上,中国科学部处于严重危机之中的原因恰恰是因为有这么多分子公司难以统一经营管理,导致许多子公司在“中国科学院”的旗帜下为自己融资。科学”。

根据中科建设2019年初总经理顾玉国的说法,公司共有215家分公司,子公司和项目公司。主要业务包括投融资,城市配套服务,房地产开发和贸易,以及高科技成果。文化旅游,能源贸易等诸多领域。

在年初的债权人会议上,一些监管机构指出,除了中科建设的盲目多元化因素外,问题的积累部分归因于金融机构未能进行尽职调查,即使是第三次 - 和四级子公司。在提供贷款时,我不知道中科建设没有实行统一的财务管理,而只是急于资助“中国科学院”品牌。

根据“21世纪经济报告”编制的数据,目前有81家公司在中国科技集团公司的建设和分支机构拥有100%的股权。持股比例超过51%,即持股量超过200只,但即使是股份,该子公司的最大股东中科建设也未能掌握话语权。

一些外资债权人告诉记者,中科建设对子公司没有约束力,内部控制混乱,甚至一些子公司的担保函没有加盖印章,事后也不承认担保。

“作为股东,母公司可以合理地声称下列分支机构和子公司提交财务报表。如果他们不服从,他们将取消高管,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总公司是自由放任的。”上述中小债权人表示。

其中一家“不信任”子公司是原中科新银投资发展(苏州)有限公司,该公司被认为在中国部门债务较少,资产质量较高,开发项目利润较高。 2015年之后,该公司已经淡化了。 “中国部门”标签更名为鑫控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5月危机初期,公司法定代表人员由顾玉国改为张,但大股东仍为中科建设(持有85%)。危机爆发后,金融机构想要抢占新公司的资产,但鑫控制否认中科建设的股东资格。

在此次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中,新公曾将股东中科建设告上法庭。 2018年11月21日对该案件管辖权的最高法律民事裁定表明,新公诉法院确认中科建设不享有新智。股东资格,并要求中国科技建设配合相应的减资手续。案件尚未宣布。

上述接近中国的部门指出,债务问题和子公司太多,一些债务由一家公司担保,另一家兄弟公司借钱,债务有重复计算问题。而且,目前中国部门的债务是混乱的。债权人包括银行,信托,融资租赁,私募,P2P和个人。许多投资于中国部门的资产管理产品都存在嵌套问题。银行,信托和私人配售。所有这些都进入了注册,这也给完成债务带来了很多麻烦。在债务危机之后,分公司高管和项目负责人辞职了很多,没人能查账。不成功的高管也抵制了总部的管理。

图/图蠕虫

债务“混乱”

据顾玉国介绍,今年有178家金融机构受到“中国部门”的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从接近中国外交部的上述人士处获悉,一些银行甚至提供了“一折”折扣。除了利息,罚息和滞纳金,本金只是中国部门的10%还款,但仍然被中国部门的“破食”拒绝。一些银行在这方面包括了坏账。

债务委员会不能要求中国部门对其子公司施加限制,许多中小债权人也表示失望。

一位与中国科学院管理局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现任监管部门,包括中国科学院管理局,都非常重视一些利益相关者的要求,并敦促中国部门进行统计。

一些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是在中国部门平台上销售的产品。中科院系内设有“中科汇通(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中科院旗下唯一的私募平台。《21世纪商业报告》指出,该平台的多阶段产品融资是中国分公司的子公司,而该项目也不夸张地说,中国部门的开发项目称之为“自融平台”。

去年8月2日,平台发布了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声明,称“由于种种原因,我公司未能按照之前的承诺完成付息工作,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国有企业将不会承担责任,并有信心在8月底前妥善处理债务风险。”

当时,距离5月份中国系首例赎回发行案例(华创中科金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出炉已有3个月。《21世纪商业先驱报》记者从中国科技部的密谈中了解到,大量产品被中科汇通攻破。许多投资者已与中国建筑总公司进行了沟通,但尚未收到本金。

目前,中科汇通的官方网站仍在运行,但记者拨打客服热线,热线显示为空号。

中科汇通是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中科建设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据《21世纪商报》独家报道,中科建飞总经理于某已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中国部目前负责“扭转局面”,是中科建设总经理顾玉国。知情人士透露,顾玉国已向中科院承诺妥善处理债务危机。

然而,形势变得僵化,中科院的信心也不得而知。

从最高人民法院网站可以看出,作为中科建设的法定代表人和一些分子公司的顾玉国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而被列入国家不值得信赖的执法人员名单。顾玉国仍然代表着中国科学院与中国科学院和其他上级主管之间的沟通,但每次去北京,他都只能占据高铁的二等座位。

至于中国科技建设本身的根据统计,自去年4月以来,已认捐32股,已冻结480股,已成为被告和被处决者的1143股,80次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法人员,50例已被执行。没有实现。

债权人的问题

中国债务危机爆发后,部分子公司的股权变动也引起了一些债权人的不满。

中科建设供应链管理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应链公司”)于2018年8月10日作出股东决定,同意中国建设发展总公司股东将持有100人。其供应链公司的百分比。股权(出资额为2亿元)转让给上海桂菱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灵集团”),其股东为两名自然人。桂林集团应在签订协议之日起30日内向中科建设发展公司支付全部股权转让价格。

不到一个月后,9月3日,供应链公司将51%的股份转回中科丰润(北京)实业有限公司,后者是中国科技银行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另一家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银行”,转让代价为人民币0元。

随后,深圳建艺装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艺集团”)于2018年12月5日披露《关于收购中科建设供应链管理发展(上海)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建一集团与桂林集团于2018年11月30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受到桂林集团持有的供应链公司18%的股权。股权转让总额为1.5亿元人民币。按此价格,供应链公司的总价格为8.3亿元。比两个多月前转移到桂林集团的价格还要多。根据建一集团的公告,供应链公司2017年末净资产为3.3亿元,2018年9月30日净资产为3.8亿元,也超过2亿元。

“整个过程非常迅速。股东决定,股权转让协议和董事会决议均于2018年8月10日,100%股权于8月17日解除。转让于8月22日完成。我不知道。部门为什么要“左手和右手”?为什么价格下降到桂林集团?“债权人对此非常困惑。他们多次询问中科建筑,但未收到回复。

根据中科建设于去年11月28日发布的《关于规范下属子公司重大经营活动管理的通知》,公司的设立,变更,股权转让和注销不仅需要向董事会或股东大会报告,还需要经过批准。中国科学院,并按照规定的程序。

债权人还发现了一个迹象:中科建设将名下几家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中科星及其子公司。在债权人看来,中国银行发行的债务少于中国科学院的建设,因此不太冻结和封存。去年金融机构的印象并不像中国科学院的建设那么糟糕,而且赚钱更容易。

例如,2018年6月,中科建设宣布已将其全资子公司中科剑飞转让为中国科技银行的名称。宣布的原因是为了加强中科剑飞的经营能力和资金。实力,恢复中国科技建设飞行的外部融资能力,从而支持中国科技建设,提高流动性。当年10月,中国科技发展公司与中国科技建设总公司与北京信托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科建设官方大楼发布的新闻令人印象深刻。 2018年4月17日下午,中国科学院管理局局长顾泉带领研究团队视察中国科技建设总公司中科亿邦建材项目,为集团IPO战略提供指导计划。几天前被相关部门带走的中科剑飞总经理于默陪同调查,报告了公司经营项目的战略规划和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

半个月后,中国部门的债务风险处于两难境地,IPO已成为“黄色梦想”。

图/图蠕虫

中国科学院危机局和银行的国有企业危机

在上海金融界,中国部门是“房间里的大象”。这是令人震惊的存在,但它被公然忽略了。

在债务违约爆发后,有传言称上海国资委下属国有的华润置地和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的消息参与了混合型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一些债权人和亲近中国部门的人,说他们没有。去年5月,华润置地与中国科学院管理局发布联合声明,参与中国建设发展总公司的混合改革。

一些熟悉此事的人表示,他们被中国部门和子公司的治理混乱所“吓走了”。针对这一情况,记者未能联系到两家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进行评估,但没有传言,但中国部门的内部管理却是混乱的。核资产的生产无法促进,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自2016年初以来,中科建设发展公司拟将全民所有制变更为现代有限责任公司,逐步进行验资结算。当债务危机于2018年5月开始时,金融机构将迫使中医部门。不幸的是,今天无论是中国科学院还是债权金融机构,都很难看出报告的真面目。

在此风暴之前,中国科学系曾经是各种基金的“宠儿”。银团贷款,非公共目标债务融资工具(PPN),售后租赁,信贷转让回购,信托,私募,P2P,各种债务融资方式依次使用,直至靴子下跌,公司债务已达560在2018年初。十亿。

可以看出,国有企业违约的失败只是金融机构的惯性。不仅国内金融机构,而且许多国际金融机构已进入陷阱。受影响的178家金融机构中,还有摩根士丹利,东亚银行,永隆银行和马来西亚银行。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恶性结果是由中国部门的贪婪,盲目扩张,滥用中国科学院信贷房地产监管,PPP项目突然制动,财务去杠杆化,导致不足造成的。后续运营资金;我没有深入企业,没有风险防范意识,“落户”中国部门,导致债务越来越多。最终,科技部的许多房地产项目“破碎食品”成为未完成的项目。

对于大型金融机构,如国有大型银行,可以通过充足的现金流来减轻这种风险。结果只是略有增加,但对于直接面对信托和私募等投资者的中小型机构来说,这是无法忍受的。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报道,吉林信托已经能够支付“吉林信托汇融38号”筹款4.5亿元(发行人是中国部门),并一再为客户辩护;一家浙江私募股权公司已经认购。在“万向信托 - 彩银二号事务管理集体基金信托计划”规模4亿元之后,中科建设与客户之间也长期疲惫不堪。中国部门的态度非常坚定:“没有一分钱。”

对于债权人来说,中国部门的下一个优先事项是在行政管理局的领导下继续进行子公司治理,拒绝接受母公司的审计要求,甚至试图腾出母公司的资产和子公司资产。为了惩罚和公开诚实地进行债务审计,可以给予债权人一点安心,给予更多的空间和时间,允许中国部门“放慢速度”并处置债务。

6月21日

你怎么看呢?

本期编辑李宇通

http://zhuliya168.cn